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

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英国丙肝艾滋,据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英国发生大规模血液感染事件,血液感染事件导致至少上千人感染死亡。英国政府因害怕此事会导致政府信誉受损,而隐瞒公众。现在在公众的压力下血液感染事件再次被翻出调查。那么,英国为何会发生大规模的血液感染事件呢?血液感染时间又带给当时民众什么样的影响呢?

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英国发生大规模血液制品污染事件,导致数千人感染丙肝和艾滋病毒,两千多人死亡,但英国政府迟迟没有向公众披露风险,甚至涉嫌销毁关键文件以掩盖真相。在来自民间的持续压力下,英国政府去年终于同意启动针对这起血液污染丑闻的全面调查。本周,姗姗来迟的首场听证会在伦敦举行。从美国买血惹的祸上世纪70年代,当时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采用注射浓缩凝血因子的方式治疗血友病——一种因先天缺乏凝血因子而难以止血的病症。用于治病的凝血因子取自血浆,但由于本土血源供不应求,英国开始向美国低价购买血浆,而这些血浆来源中包括吸毒者、娼妓、囚犯等,其中不乏艾滋病毒携带者及肝炎患者。在90年代治疗血友病的新疗法出现之前,被污染的血液制品源源不断流向英国,输入血友病患者体内,导致数千人感染艾滋病毒或肝炎。英国媒体认为这是NHS史上最严重的医疗事故。英国议会早先的一份报告说,七八十年代大约5000名英国血友病患者感染艾滋病或丙肝,其中2400多人因感染死亡。另有许多患有其他血液疾病的人也被输入遭污染的血液制品,感染总人数可能高达2.5万。图为受害者家属提供的照片,照片中的年轻父母皆因血液污染事件死亡。本周为期三天的听证会上,英国政府卫生部的律师埃莉诺·格雷向血液污染事件受害者道歉。“我们很抱歉,这一事件本不应该发生,”她说,血液污染事件给受害者及其亲人带来“毁灭性”的影响,政府对此深表“悲伤和遗憾”。遗憾的是,这一道歉迟到了四十年,许多受害者早已离开人世。到底谁的责任?事故曝光后,英国民众愤怒之余质疑政府和医疗机构可能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已意识到血液污染风险,却没有重视并追查,任由污染血液继续传播。英国《卫报》根据其掌握的信息报道说,时任政府和医疗机构甚至涉嫌销毁关键文件、篡改病患医疗记录,试图隐瞒真相。三十多年来,一些受害者和民间维权机构发起独立调查,但调查结果都没有得到官方承认;政府方面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这一医疗丑闻;没有任何机构站出来承认失责;绝大多数受害者及家属没有获得任何赔偿。2017年7月,受迫于民间持续不断的压力以及各主要政党党魁联名请愿,首相特雷莎·梅同意对这一医疗事故启动全国范围内的调查。今年5月,由前最高法院法官布赖恩·兰斯塔夫牵头的调查小组正式开启调查工作。民众希望调查能解答三大疑惑:第一,如此大规模的血液污染,责任在谁?第二,英国政府当年是否早已知道血液污染风险却对病患隐瞒?第三,如何赔偿受害者?悲剧能否终结?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目前调查小组已收集到数万份文件,大约1300人以受害者身份申请成为证人,希望出席听证会。本周举行的首场听证会上,上百名受害者讲述自己或亲人在感染病毒后的痛苦遭遇。受害者家属展示已故亲人照片。一名43岁的男性受害者说,他8岁时因膝盖肿胀被误诊为血友病,接受了凝血因子注射治疗,多年后被诊断出感染丙肝,“当我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一生都毁了。”一名女性受害者说,她和患有血友病的丈夫均被感染艾滋病毒,“那是在八十年代中期,与艾滋病有关的一切意味着恐惧、歧视和耻辱,我们只能选择默默承受痛苦,不敢申诉。”受害者家属提供的照片。一名受害者的两任丈夫都是血友病患者,均因感染病毒而丧生;一位母亲终生懊悔自己生产时输血感染,把丙肝病毒传染给子孙后代……5岁时就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的受害者安迪·埃文斯说,他希望这次调查能给政府当局施加压力,让受害者在心理、生理和经济上能获得全面支持。“我希望这次调查能成为一切的终结。我希望这是这个超级悲剧的最后一章,”他说。调查负责人兰斯塔夫说,下次听证会定于明年4月份举行,预计完成整个调查需要至少两年。

英国因公立医院30多年前使用感染血液制品导致可能多达数万接受输血的患者感染艾滋病、肝炎等,官方展开公共调查,证人证词令人震惊。  BBC的医疗健康事务编辑休·平姆说,经过30多年,官方终于对30多年前的这一丑闻进行全面调查,以给受害者及其家属一个答案。  平姆表示,在其他国家,血友病患者或其他病人通过其医疗卫生系统看病,反而感染了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这就需要追究政治领导人的责任,并给受害者支付全额赔偿。  现在提出的问题是,过去英国并没有以同样的方式试图追究责任,以及为什么这件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历史上最大的治疗灾难并没有及时得到制止。  受害者的故事  2019年,在英国官方批准公共调查后,数百名受害者及家属预计会在调查听证会上做证。  其中,最早作证的一名患者是现年57岁、从小患有血友病的德里克·马丁代尔。  在治疗血友病期间,1985年,他被诊断为艾滋病毒携带者。医生告诉他,还可以活一年。这对马丁代尔来说真是晴天霹雳。后来,他又患上丙型肝炎,肺炎,胸腔感染等等疾病。  马丁代尔表示,他那时候还没有结婚,他被告知不要告诉任何人,甚至不要告诉他的家人。  马丁代尔的兄弟理查德也患有血友病,在治疗过程中也被诊断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来死于1990年。  但马丁代尔顽强活了下来,并且后来结婚生子。  这个丑闻是怎么回事?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约有5000名血友病或其他血液病患者,据信在接受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的血液治疗后,发现感染了艾滋病和肝炎病毒,其中近3000人因此死亡。  此外,因为手术需要输血者也可能接触到被污染的血液制品,这一患者人数可能多达3万。  这是因为患者被注射了用于帮助化解血块的血液制品。这是上世纪70年代初英国引入的一种治疗方法。而英国公立医院使用的是一种包含第八凝血因子(又叫抗血友病球蛋白)的血浆产品,这种产品从美国进口。  但美国这种血浆产品来源依靠的是4万名捐献者,其中不少是有偿捐献者,比如监狱里的犯人。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英国NHS开始对这些血液产品进行过热处理,以杀死病毒。但对于在此之前官方知道出了多少问题,以及为什么一些被污染的制品仍在使用,目前依然存在很多疑问。  英国NHS对血液制品的筛查始于1991年。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对血友病的合成治疗方法已经采用,因此消除了感染风险。但传染的问题已经持续了20多年。  为何公共调查几十年后才进行?  这是英国首次进行的全英国范围的公共调查,它可以迫使证人出面作证。  此前,受害者进行了几十年的上访和抗议活动。但他们声称,他们从来没有被告知有关风险,而且有关丑闻随后即被掩盖。  英国政府因为拖延调查,受到强烈批评。  此前曾有过私人调查,其中一个由工党的阿切尔勋爵领导,得到私人资助。但它没有正式公共调查的名目, 无法强迫证人作证或要求披露文件。  苏格兰地方政府也发起为期7年的调查,但在2015年公布结果时被批评为掩盖事实。  目前的大曼彻斯特市长、前卫生部长安迪·伯纳姆多次唿吁对有关事件进行调查。他2017年在下议院声称,这是个大规模的掩盖犯罪事件。  英国现政府2017年夏天正式宣布对这一丑闻进行调查。  遗留问题及赔偿  卡罗·安·希尔博士2017年1月发现自己患有丙型肝炎。医生写信告诉她因为她1987年接受过输血从而感染。  当时她因为月经流血过多而接受了上述问题血浆产品治疗。  在这次公共听证展开前,英国政府宣布为受这一悲剧影响的英格兰民众提供更多的财政支持, 资金从4600万英镑增加到7500万英镑,其原因是有人抱怨英国其它地区的赔偿更加慷慨。  特蕾莎·梅首相就此表示,被污染的血液丑闻是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几十年来给受害者及其家属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伤害。她表示,这次公共调查致力于了解所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并为每一个相关的人士伸张正义。  但要求调查做出赔偿这一事件的组织负责人杰森·埃文斯批评说,有关基金仍然太少,即使政府增加了拨款,每位受害者或其亲属只能额外再获得900英镑。

图片 1

血袋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因为医学条件不够发达。英国主要靠给病人输送血液来达到治疗血友病的目的。血友病,一种因自身凝血因子的缺乏而导致伤口破裂后无法自行止血的病症。

因为受限于当时的医疗条件,英国只能靠给血友病患者输送血液来缓解病症。因为英国当时患血友病人数较多,国内血液供不应求,于是英国向美国大量低价购入血液。但这些血液的来源人群不乏吸毒者,妓女,和囚犯。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澳门微尼斯人官网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国医疗大丑闻,听证会迟到40年